清隳

四体不勤 五谷不分
文不能造字 武不能防身

—— 【蔺靖AU】柳泉 03

原名【聊斋AU】 管生死的城隍老爷蔺晨和被勾错了魂的冤死鬼萧景琰的聊斋故事

实在觉得自己干了件有辱智商的事情 发到了第三章才发现这文原来一直没有取名字orz 那个聊斋AU绝对不是名字 只是个属性而已orz……………………

无论如何 现在终于有名字了-w- 柳泉取自蒲松龄的别号柳泉居士

本章说书的言老不在 城隍老爷代说一段 不过城隍老爷说的自然没有说书先生言老精彩就是了~

CP:蔺靖、无心/白琉璃、双曼



3.

是夜,蔺晨把萧景琰从玉葫芦里放了出来,三人呈三角形站在河边。萧景琰离河最近,负手背对着两人,看着河水一动不动;蔺晨在他身后心不在焉地把玩着折扇。

无心左右扫了一眼,道:“咱们仨可真有意思,一个没心没肝不老不死的假和尚,一个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真神仙,和一个神魂飘荡稀里糊涂的替死鬼。”

真神仙蔺晨停下手里的动作,转头道:“一听你这话,就知道你一定没听过言老说《水莽草》。”

“言老不在,那你说说呗,左右也是无聊。”假和尚无心道。

蔺晨想想也是,一合折扇为醒木,往手心一拍做一响,有板有眼地说起来:“水莽,毒草也。蔓生似葛;花紫,类扁豆。食之,立死,即为水莽鬼。此鬼不得轮回,必再有毒死者,始代之……”

无心抬手叫停:“能不能说简单点?”

蔺晨顿感不爽:“那还是说书吗?”

“那就不说书,讲故事呗。”

蔺晨无奈,可谁叫萧景琰背对着没有要参与的意思,而唯一的听众提出的要求,也只能答应:“楚国有一个人叫祝生,他去拜访一个旧友的路上突然非常口渴,却见路旁正好有个凉棚,祝生就跑了过去求茶水。里面有一个妙龄少女捧着茶出来,容貌艳丽绝伦,手上戴着戒指,光可照人。少女的茶水方向无比,祝生立马就被吸引了。少女退下戒指递给祝生,红着脸微微一笑,说:‘你晚上再来吧。’祝生要了她一撮茶叶,连同那戒指一块藏在身上走了。”

“这都走什么大运啊。”无心感叹。

蔺晨晃了晃折扇:“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祝生把事情给旧友说了,又把茶叶给他看。旧友骇了:‘这是水莽草!那个少女定是水莽鬼寇三娘!’祝生一听,还真是这个名字。原来村里的人都知道南村富户寇家女儿,几年前误吃水莽草而死,在这一代作怪害人。”

“哦,所以祝生吃了水莽草,就做了寇三娘的替死鬼,寇三娘就可以去转世投胎了。”无心道,“而祝生要等下一个吃了水莽草的人,才能把他替出来。”

蔺晨点头:“所以萧景琰哪里算替死鬼,最多是个冤死鬼而已。”

此时冤死鬼萧景琰好像没听见似的,还在看着黑漆漆的河水潺潺流过,也不知在发什么呆。

“喂,”无心轻声跟旁边的蔺晨指了指前面半透明的魂魄,“他不会想不开吧?”

蔺晨翻了个白眼:“他现在这样子,抱着石头投河都死不了。”

“那可不一定,一个人求死的信念也是很强大的。”

“是,”蔺晨剐了一眼无心,“看你就知道了。”

无心被堵了一句,消停了一会儿,又张嘴说:“你说他会哭吗?”

“我还想哭呢!”蔺晨抱头蹲下,“原本勾错魂把人送回去就行了,这都是小事儿。可现在这叫什么?改命格天命!好死不死这人还是人间帝王,合着我是把国运一起给改了!这下把我挫骨扬灰了都不够让玉皇大帝泄愤了……”

无心在蔺晨旁边跟着蹲下,笑嘻嘻地问:“那在您挫骨扬灰之前能不能做个善事,把我的名字添到生死簿上去?”

“你好意思吗!”蔺晨一肚子邪火蹭蹭蹭就烧了过去,“要不是你在茶馆把我耽误了,我至于赶不上把人送回去吗!”

无心目瞪口呆:“这也怪我?还有啊,你明知道时间紧迫还去听说书!”

蔺晨刚要反驳,却见河边的萧景琰回过头来,目光幽幽地看了他们一眼。

夏夜河边凉风习习,舒爽地吹走那堆糟心事儿。

蔺晨就着蹲着的位置席地而坐,对上萧景琰的眼睛:“我问一句你可能不太想听的话,”蔺晨对萧景琰道,“你这边刚断气,那边就急不可耐地登基,甚至连头七都没过、连吉日也没挑——你家这位太子其实早就想取你而代之了吧?”

然而萧景琰听至此,也只是毫不在意地笑了笑:“你可知太子并不是我的骨肉,而是我祁王兄的遗腹子?”

“似有耳闻。”

“你可知他从小师从江左梅郎、我的好友林殊?”

蔺晨不再作答。

“所以他不可能谋反。”萧景琰顿了顿,继续说道,“朝内朝外、关内关外,有多少人想要我的脑袋,有多少人等着我断气那一刻,或是举兵造反,或是揭竿而起,或是犯我边境。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其实一刻也不能空着,因为只有有人镇在那儿,才能令天下安定。天下人不懂没关系,只要庭生懂得我所思所想,那就不算辜负他骨子里流淌的血脉和小殊的悉心教导。”

蔺晨心里再次浮现出那种异样的情绪,跟上次萧景琰说要把过去打包背起来继续往前走的时候一样。这个人啊,怎么就如此有趣。如此想让人探究深去呢?

于是蔺晨摇了摇扇子,笑问:“哪怕你从此只能作一个孤魂野鬼,昼伏夜出,只有灰飞烟灭,没有轮回转世?”

“这不算苦难,与那些为了把我推上皇位的人所做的牺牲比起来。”

蔺晨一转头再剐了无心一眼:“看看人家的觉悟!”

无心撇嘴:“等他过了自己都数不清楚多少年的时候咱们再唠唠吧,不过您老人家大概早就连灰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啊!”

蔺晨面不改色,一把扇子招呼到无心头上:“这个壶刚放凉,能提一提开了的壶吗?”

无心揉着脑袋继续说:“其实吧,你们的问题的确非常大,不过也不是那么难解决的。”

说罢蔺晨和萧景琰的目光都投了过来。

无心指着蔺晨:“你,你的问题不过是勾错了魂,如果已经不能弥补了,那就将错就错,你去把他生死薄上的死期改了不就行了?”

“生死薄是说改就改的吗?”蔺晨无语,“就算我是可以修改生死薄,可是你真当我的上级阎罗秦广、还有天庭上那些神仙们不会去查吗?萧景琰是皇上啊。”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就算是皇上,也就隔三差五的死一个,天上那些人根本不会起疑的。至于你——”无心转头看向萧景琰,“你的问题更简单啦,你不过是缺个肉身而已,你看这满大街的——”

蔺晨眼角一跳,立马跳起来捂住无心的嘴——说这种话不是把萧景琰往妖道上带嘛!

“你是说我只要找个肉身就行了……”得了,那边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了。

“萧景琰,你别听他瞎说!”蔺晨一边死命捂着无心的嘴,一边冲萧景琰喊,“你要是顺着这个思路去做,那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无心在蔺晨手下死命挣扎。

萧景琰想了想,问:“那有没有可能把我原来的肉身拿回来呢?”

蔺晨一愣,无心挣脱了出去,然后跟着也是一愣。是啊,这简直就是个白痴得像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嘛。只是……

“我还有另外一个提议,你们要听听看吗……”无心不死心地问。

“不要。”蔺晨果然毫不犹豫地拒绝。

“说说。”然而萧景琰对这个新世界还是有好奇心的。

无心两眼放光看着萧景琰:“萧施主看起来正气浩然英气逼人,不知你可否愿意考虑一下贫僧这幅皮囊?”

蔺晨翻了个白眼:“你可否考虑一下做个有节操的人?”

无心不理蔺晨,一心一意向萧景琰推销:“你看啊,我这皮囊长得至少算不错,虽然没心没肝,可是不老不死不灭,就算被砍成渣也能重新长出来!更妙的是,我的血液可以驱妖辟邪,妖魔鬼怪绝对不能近身。怎么样?我用这幅皮囊跟你交换,我替你入轮回转世,你从此跳出三界六道,自由洒脱再无拘束。”

“你的意思是让我跟你换一个肉身换一个身份?”萧景琰皮笑肉不笑,“我拒绝。”

“为什么啊!”

“我不想当和尚。”

“哈哈哈……”城隍老爷笑倒在地上打了个滚。

无心虽然没有心,却还是觉得心里一堵:“……萧景琰,你才认识这个混蛋一天,怎么就变得跟他一样混蛋了。”

城隍老爷表示对这句话非常受用。

 

【注】水莽草,不用我说出自哪儿了吧


评论(25)
热度(110)
返回顶部
©清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