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隳

四体不勤 五谷不分
文不能造字 武不能防身

—— 【蔺靖AU】柳泉 05

聊勒个斋 城隍ATM机蔺晨和落跑皇帝萧景琰各种见鬼的聊斋故事

CP:蔺靖、无心/白琉璃、双曼


05.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茶馆的地方就有说书。

虽然这世上只有一个说书的言老深得蔺晨欢心,不过此地好歹是金陵,皇城帝都,没有言老,却也有一堆玲琅满目的说书人供君挑选。

然而蔺晨今天没兴致听书不是因为没有言老——他虽然挑剔却没那么专一。他今天听不进去完全是因为,心烦。

而让他心烦的人还毫无自觉地坐在他对面,兴致勃勃津津有味地听着书,不时伸出一只手来从蔺晨前面的小食碟里挖走一把盐炒瓜子。

蔺晨就看着一只春兰玉笋似的手在自己面前一个来回,挟着十几颗瓜子放进另一只手心。抓瓜子的人此时注意力全在说书人讲的故事里,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丝一缕的眼神留在手上正在做的事情上,却也丝毫没有影响他吃瓜子的速度。只见他右手三指捏着一颗瓜子,左手拇指甲壳稍微用力在瓜子壳边缘磕开一条口,再向上一翘,瓜子壳一分为二,里面躺着一颗圆润饱满的瓜子仁。然后那只修长地过分的手指捻起象牙色的瓜子仁,寻着自己嘴去了。

手心里的十几颗炒瓜子很快见底了,萧景琰又伸了手去捞瓜子。只是往印象中小食碟的方位寻过去,却什么也没摸着。又往四周探了探,还是一无所获。萧景琰这才舍得移开注意力,目光从说书人那边转了过来,却见蔺晨正三指端着盛瓜子的小食碟,挑眉看着他。

萧景琰看着白瓷小碟,招了招手示意蔺晨拿过来。

蔺晨将小食碟亮给萧景琰看:“都被你吃没了。”

“再叫一碟。”萧景琰满不在乎,顺手把自己的茶杯递给蔺晨,“看茶。”

蔺晨难以言喻地看了萧景琰一眼,那人却已转回去听书了。蔺晨招来茶馆小厮,把白瓷小碟递过去让再上一碟,再吩咐把萧景琰的茶水添上。

“我说萧景琰,”蔺晨抖开折扇跟对面的人说,“你这体验生活完了,也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萧景琰奇怪地看了一眼:“我什么时候说了我要回去了?”

“那你不回……”蔺晨话说了一半,突然被茶馆里的一个人吸引了注意力。

萧景琰只见蔺晨皱起了眉头,又掐了掐手指,眼神始终落在一楼某个地方。萧景琰顺着蔺晨看的方向看去,却只看见一群听书的人,不知蔺晨看的是哪个。

“怎么了?”萧景琰问。

蔺晨神色已恢复如常,摇着折扇,慢慢悠悠吐出三个字:“不知道。”

“那你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鬼我倒是见得多了。”蔺晨一合折扇,凑近萧景琰耳边,问,“萧景琰,你听说过合欢床吗?”

萧景琰立马弹开了身子露出微愠色看着蔺晨。

蔺晨看着那人也不知是恼的还是羞的,耳廓一圈刷地变红,觉得甚是有趣,继续说道:“人间男女欢好,那是自然法则,无甚所奇。可若是一人一鬼上了这合欢床,那可得归我这城隍老爷管管了。”

萧景琰一边红着耳朵,一边还在好奇:“这种事情……你要怎么管?”

蔺晨余光扫着刚才那处,喝了口茶,气定神闲地笑道:“你先听着书,咱们一会儿再去管。”

 

萧景琰虽然乖乖地听书没再问话了,可说书人后面说的半个字也没再入他的耳。

好不容易捱到说书人讲完,茶馆聚集的人群开始撤离,蔺晨还在不紧不慢地喝着茶。萧景琰问:“不去追吗?”

蔺晨吹了吹漂浮的茶叶:“追什么?”

“就是你刚才说和鬼怪上了合……”萧景琰讲到一半突然对上蔺晨调戏的眼神,瞬间又恼了,“蔺晨!”

“诶!”蔺晨赶紧放下手里的茶杯站起来,眼里却是藏不住的笑,“追追追,这就去追!”

然而城隍老爷说着去追,也只是带着萧景琰在大街上闲庭信步。一会儿拉着萧景琰去看看东街上的文房四宝,一会儿又拐去西街看看胭脂水粉。

萧景琰站在一堆年轻女子中间,又被胭脂味儿包围着,看起来甚是局促不宁。蔺晨看起来却如鱼得水,褒衣广袖穿梭在店铺里,跟左边的姑娘推荐胭脂的颜色,跟右边的小娘子介绍水粉的功效,还跟老板娘讨论配方和改进。

“我们到底在追哪个人?”萧景琰忍无可忍把蔺晨拖去角落咬耳朵。

蔺晨却挥了挥折扇:“不可说,不可说……”

离开了胭脂铺,蔺晨又领着萧景琰拐了两个弯来到一个背街的商铺,头顶一块木牌上刻着:半缘栉。蔺晨微微一笑:“刚才胭脂铺老板娘推荐的铺子,看这块招牌的雕工就知道一定不错。”

蔺晨刚往前走了一步,就感觉衣袖被萧景琰拽住了。萧景琰问:“我们真的在追人吗?”

蔺晨被拽了衣袖也不挣扎,索性另一只手拉着萧景琰的手连同他手里自己的衣袖一起拖着走进这家名叫半缘栉的店铺,一边还说着:“不管是人是鬼是神是妖,他们都是跑不了的,你放宽心。”

“你上次不就是去听言老说书,结果没赶上把我的魂魄送回皇宫吗?”萧景琰被拉进店铺,还不忘补充,“我觉得你在重蹈覆辙。”

蔺晨假装没听到。

然而萧景琰这么说了一句,一走进店铺里,就在惊讶中忘记了自己刚才在说什么。外面看起来除了一块招牌什么也没有的店,一走进来竟别有洞天——香炉里焚着不知名的香,掺和在木头的气味里,让人舒心安神;店铺静雅别致,存放商品的柜台,待客的案几茶盏,所有眼见的一切都是木头制作的,工艺精巧绝伦。不过这些都比不过店铺里所卖的东西:木梳。

萧景琰放眼望去全是一柄柄巧夺天工的木梳,颜色各异,形态有趣,连后宫里所有女眷使用的所有木梳加起来,都比不上这家店的一个角落。

店主人听闻有客至,从里屋走了出来,却只是对蔺晨和萧景琰微微一笑,示意他们随意,也不多管他们二人。然而这一次,蔺晨和萧景琰都吃了一惊。店主人是一名中年男子,文雅秀气,穿着简单的粗布素衣,却没有头发。不只是没有头发,仔细一看,这人连眉毛和睫毛也没有,竟是一点毛发也没有的!

蔺晨忽的笑出了声:“有趣,卖梳子的竟然是个秃驴和尚。”

店家听了也不恼,微笑如旧:“我乃一介布衣粗人,与佛法无缘。秃驴是不假,和尚倒不真。”

“看来我认识的假和尚又要多一个了。”蔺晨道,“我是为了买栉而来,不知你家可有桃木梳?”

店家在蔺晨和萧景琰身上打量了一圈,道:“自然有的,请稍等。”说罢去里间取了一柄浅黄色的方形梳子递过来,“桃木祛邪扶正,能挡鬼怪。我见公子发量较多,鱼形或月形木梳齿短恐怕不妥,这柄方形木梳齿长,无多装饰,适合公子哥儿带在身上。”

蔺晨拿起来看了看,木梳不过手掌大小,摸起来光洁无毛刺,桃木也是上好的。蔺晨拿到萧景琰面前比了比,甚是满意,遂问:“多少钱?”

 

两人从半缘栉出来后,蔺晨又在街上左右晃悠了几圈,才带着萧景琰去了一家客栈。

蔺晨又掐了掐手指,然后指着客栈跟萧景琰说:“我说了嘛,不管是人是鬼都跑不出我的五指山的。咱们啊,今晚就住在这里,看看那个女鬼是如何来跟他相会。”

“啊?”萧景琰面露难色,“你管的方式,这么……直接?”

蔺晨又凑近萧景琰耳旁:“捉奸要在床嘛。”

说罢也不管萧景琰是羞是恼,愉快地摇着扇子走进客栈,吩咐:“小二,住店!”

“好叻!客官您几位?”

“两位。”

“哎哟,客官,我们这儿就剩一间客房了,不过是天字号的,一张大床一个卧榻,您要是觉得行我这就带您过去。”

蔺晨回头看了一眼萧景琰:“你看吧,这生活有时候就像说书,总是那么多巧合意外。”

萧景琰想了想,问店小二:“你们这儿上一间房是什么时候被定的?”

小二不明就里,还是实话实说:“就您二位前脚刚到的时候,半个时辰里的事儿吧!”

萧景琰一个眼刀扎向蔺晨:“让你在外面游手好闲,我说了会重蹈覆辙吧!”

“怪我怪我。”蔺晨表示这种时候也只能认栽了,“晚上您睡床,我睡榻,行了吧?”

 

【注】人鬼恋合欢床那个……也是《聊斋志异》里的,伍秋月。有兴趣可以先去看看,反正下一章也会接着讲这个故事。 


评论(9)
热度(73)
返回顶部
©清隳 | Powered by LOFTER